<address id="ndbnh"></address>

    <form id="ndbnh"></form>

    <form id="ndbnh"></form>
      <span id="ndbnh"><pre id="ndbnh"></pre></span>

      <em id="ndbnh"></em>

      新聞中心

      行業動態公司新聞媒體動態

      雙洲科技提出信息戰條件下信息安全新思路

      2015-02-09 14:59       瀏覽:3574

              隨著人類社會步入信息化時代, 信息正成為一種對外交活動、經濟競爭、有效使用軍力起支撐作用的、日益重要的國家資源。因此,在未來戰爭中信息化戰爭將不可避免,而信息戰則是信息化戰爭的核心樣式。從此意義上講,可把信息戰視為部分地通過全球聯網的信息與通信手段進行的國家間沖突,這就是說,從根本上看信息戰是在戰略一級最可能發生的國家間沖突。同時通過信息戰也可能在不使用前沿部署部隊的情況下,就能達成某些重要的國家安全目標。在思考未來戰爭時.應首先考慮信息戰。

              信息戰具有以下三個主要手段:信息優勢、信息保護和信息攻擊,其中以信息優勢和信息保護為基礎。所謂信息戰的作戰目標也就是一個國家或一支部隊信息基礎設施,要想在復雜多變的對戰中使已方的戰略信息通道保持良好的可信狀態、從而提升戰爭乃至我國的信息戰作戰水平,需要一種全新的、系統的、有中國特色的信息安全或信息保障技術來實現我軍及我國信息優勢和信息保護。北京雙洲科技公司自主研發的"一種強制性的信息安全架構"將在信息戰諸多領域發揮主要作用。

              現代信息戰的目的是奪取信息優勢,有效使用部隊,戰場感知(對參戰各方的信息采集,精確的信息支配,不間斷戰場情況了解),使得網絡服務可靠。其直接目標是敵方的信息基礎設施(全球、國家、軍隊信息基礎設施GII,NII,DII);最終目標是敵方人員(尤其是決策者)的認知過程。

              國家信息基礎設施包括了國家控制的信息基礎設施,它是更一般的關鍵性國家基礎設施的控制部件。NII具有兩種能力,一是基礎設施保護即降低和減少攻擊的后果,二是基礎設施保證即可用性,可靠性等,為的是攻擊后限制損壞的范圍并進行重點恢復的能力。針對國家信息基礎設施,信息化戰爭的主要特點有,戰爭與和平的界限模糊,戰爭趨向"平民"化(專家型戰爭,全民參戰);戰爭動因復雜,戰爭目的有限(信息化武器高效、可控);戰爭的內涵擴大,戰爭主體多樣化(戰爭滲透到政治、經濟、文化等多個領域,非政府組織、公司等均可成為主體);作戰節奏快、戰爭持續時間短(高速、高技術、信息技術與武器融合)。

              目前,美軍采用創新思維,使用商業技術覆蓋全球;軍用信息技術具有無縫隙安全可靠的連通、信息管理與分發、信息保障、反應迅速和可靠的網絡資源、信息融合和分布式協同等特點
      網絡中心戰系統結構

              在信息戰條件下,對信息安全提出了新的需求,比如基礎性、全局性、可用性、全生命周期性、整體性、頑健性、獨立性等?;A性是指防守是進攻的基礎,沒有已方的信息暢通,則信息攻擊和信息優勢無從說起;隨著社會信息化進程,不光武器裝備信息化,而且全國各行各業對信息化的依存度都在與目俱增,公眾生活都無一不架構在信息系統之上,社會的各個層面都需要信息安全;絕對的的安全系統是可望不可及的,如何減低信息系統安全風險以及信息系統受攻擊后,發現和恢復是十分重要的;內容及傳輸加密是必要的,但內容是密態存儲將會影響知識的生成;網格理論廣泛應用;由于信息攻擊是常態的,加之任何系統或產品都無法做到絕對安全,系統或產品立項、設計、采購、運營、銷毀等全生命周期安全保障是必要的;強調國家、軍隊信息保障戰略,而不是補丁式的安全救濟方案。安全技術方案也必須是整體的、系統的,要建立統一安全,分級管理的安全策略,有效地保護我們的信息資源;要有很好的自組織能力,要有很好的適應能力,要有很快的響應時間及服務質量標準等;安全系統必須與信息系統無關,換言之必須獨立于應用系統、操作系統以及其它。

              我國與西方發達國家相比具有一些特殊的情況,首先我國與某些大國相比,事實上是不對稱信息作戰的弱勢體。目前我國除少數產品、系統外,我們都采用它國的芯片、網絡、操作系統等;我們的用戶習慣于國外計算機文化;我們的國家標準在默認這種文化;我們的安全產品往往是基于這種狀態下做出來的;我們相對對手而言是透明的,是不對稱的。另外,我國的安全理論出發點存在依賴式和孤島式兩種極端,我國的基礎工業水平較差,安全響應機制較差 ,全民安全意識較弱。但是我們有黨的堅強領導,涉及國計民生的基礎系統掌握在國家手中,我們的管理部門在行動,我們在覺悟,我們要追趕,不足正是孕育著希望



              北京雙洲科技公司自主研發的"一種強制性的信息安全架構"正式針對這些情況進行設計,系統具有整體性、獨立性、可用性、全生命周期性、頑健性與中國化等特點。通過物理安全與邏輯安全相結合,將面向所保護的對象進行了整體性保護,盡量減少了與其它網絡、計算要素的依賴,從而實現針對我們特殊現狀的面向信息戰的信息安全架構。